(新世代生活誌)掛公職讓作家體驗生活  喬捷

 前段日子到過廣州參與當地舉辦的國際文學週,廣州一些知名的當地作家上臺介紹自己的創作,裏面提到一些職業作家可以基於累積寫作素材,而到一些政府部門裏面掛職工作,然後開始生活體驗,發掘題材。只要最後能把作品交出來,有成果就可以。掛職一方面是保障了他們的生活,有了經驗支持,另一方面也可以根據在那部門的工作經驗、接觸到的人群,而開發出不一樣的創作內容。

 羨慕是有的,心裏也有好多想法。很久以前就很想駕駛的士,希望做一兩年的士司機,真正進入這個行業的生活,看看自己可以遇到些甚麼人,得到甚麼經歷。內地有一些機制確實是不錯的,雖然也潛在會養懶人的問題,但至少對於有熱誠想幹一點甚麼事出來的創作者,他們提供了很多支持和方便。澳門能不能提供這樣的條件?那真要看有沒有人願意提出、有沒有人願意嘗試。在澳門,最大的問題,是創作者自己本身是否願意放棄原先的工作,原先任職的單位,又是否願意放自己的「馬仔」出去「不務正業」,澳門也沒有像內地的體制內作家這樣的公職。要說有甚麼支持澳門文學大膽創新的想法,這個說不定真的可以考慮試試。

 好幾年前,澳門基金會的領導曾經鼓勵過澳門作家脫產到魯迅文學院學習,希望能提高澳門作家的寫作技術,基金方面還說可以補貼生活費和工資。然而,也是上面的原因,幾乎沒有作家響應。「走不了」、「不放人」始終都是大問題。澳門有不少作家還是有點寫作抱負,想寫點有分量的東西,但從澳門人工作的忙、應酬的多,根本業餘寫作的環境就跟內地很不一樣。到最後,還是只能在生活的狹縫中寫那麼五六百字的文章,聊作澳門生活的記錄,作為史料和澳門記憶的補充還可以。講到文學價值和觸動人心,這些文章離文學還是很有距離的。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