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文教:歸國當無悔 羽球開路人   吳侃

 1954年5月6日,海輪「芝利華」號拉響汽笛,載著一批印尼華僑青年緩緩離開雅加達,駛向百廢待興的新中國,王文教正是這些心懷報國之志的青年中的一員。

 近日,87歲的王文教獲評「2019全球華僑華人年度人物」,並在北京接受了中新社記者的採訪。

 1953年,作為印尼羽毛球國手的王文教,跟隨50人的印尼華僑青年體育觀摩團到中國參觀比賽,「我和當時的中國冠軍打友誼賽,第一局15:0,第二局15:6。我很難受,中國這麼大的國家,羽毛球水平卻這麼差,當時我就想留在中國發展羽毛球。」

 但是王文教必須回印尼,因為當時印尼政府發的是集體護照,50人共用一張簽證,一人不回去,所有人都走不了。

 回到印尼之後,他繼續計劃回中國的事,「為避免引起公眾注意,我在護照上寫的不是閩南語名字,而是普通話譯音。為了成功出國,我還把年齡寫小了兩歲,照片用的也是小時候的,還簽了『永不回印尼』保證書。」

 「我母親擔心我回中國受苦,賭氣說你回去以後就不要再回來了,但我還是回中國了。」王文教回憶。

 王文教剛回國的時候訓練條件很差,羽毛球場地都很難找到,只能在天津的基督教青年會禮堂訓練。每天天剛亮,隊員們先乘坐公交車,再轉有軌電車去訓練。「記得來回的路費是一毛四分錢,我每天晚上負責給大家報銷。」

 這時的中國羽毛球隊只有王文教和陳福壽、黃世明三個人,「三個人連雙打都練不成,只有從北京的華僑補習學校找了一個會打羽毛球的同學來陪練。」不久之後,施寧安從印尼回來,至此,這支四個人的「準」國家隊才建立起來。

 1956年11月,福建省成立了中國第一支省級羽毛球隊,隨後上海、廣東、天津、湖南、湖北等相繼建隊。運動員們以王文教和陳福壽合寫的《羽毛球》一書為指導刻苦訓練,技術水平有了明顯提高。

 1960年,王文教在一次訓練中腰椎負傷,告別運動員生涯,開始專心執教。

 1965年,王文教帶領湯仙虎、陳玉娘、梁秋霞等組成的中國羽毛球隊到丹麥,與當時的世界冠軍來了一場較量。

 他回憶,「當時報紙登出『中國人會打羽毛球嗎?』結果湯仙虎大勝奧爾胡斯,第一局15:5,第二局15:0,第二天的報紙上就出現了讚嘆中國羽毛球技術的文章。」

 1982年在英國舉行的湯姆斯盃比賽中,中國隊擊敗了「七冠王」印尼隊。說到這場比賽,王文教從家中擺滿獎杯和照片的橱窗裡拿出了一張泛黃的相片,「這是英國女王和當時的國際羽聯主席在給我們中國隊頒獎。「言語中仍難掩自豪之情。

 執教二十餘載,在王文教帶領下,中國羽毛球隊一共獲得56個單打世界冠軍和9個團體世界冠軍,他還培養出了楊陽、趙劍華、李永波、田秉毅等羽球人才。

 回國60餘年,王文教心中始終牽掛著祖籍地福建泉州,他說自己曾經兩次回鄉謁祖未果,「有一次我搭乘摩托車準備去洪瀨四都尋找親戚,可師傅都不知道四都在哪裡,我只好離開。」

 2019年9月,王文教再次回到泉州南安,終於找到老家祖厝。「心裡非常高興,我還給新建的祠堂剪了綵。」

 王文教說:「我在印尼出生長大,但是我的父母經常跟我說,有機會要回老家看看,我終於做到了。」◇ (中新社)